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欢迎您!
1982
154

进口LNG价格暴跌,管道天然气受冲击

原创:何冰 发布时间:2020-05-19

 2020年4月20日,美国原油期货WTI2005合约出现了全世界惊讶的-37.63美元/桶的结算价格,为历史上首次负的原油期货价格。但在能源行业中,原油并不是第一种出现负价格的大宗商品。在能源交易市场不长的历史进程中,电力、天然气都出现过负价格。

天然气负价格最早出现在美国。我们知道美国是全球天然气产量最大的国家,由于页岩油气的技术进步,天然气市场呈现出供过于求的状况。2019年3月28日,美国西德克萨斯州的瓦哈(Waha)枢纽天然气价格跌至负值,为历史首次,负价格意味着生产商需要支付费用请买家运走天然气。4月3日,瓦哈天然气价格进一步跌至-5.75 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比美国天然气基准亨利中心价格低 8.4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2020年3月初,瓦哈天然气价格再度跌到-0.5美元/MMBtu以下,为今年来的首次。

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自三月初国际油价暴跌后,LNG进口成本价格也开始一路下探,5月14日,DES中国现货价格降至2.394美元/MMBtu,折合人民币881元/吨,加上关税和气化等费用,LNG综合到岸成本低至2300元/吨, 随之而来的是国内LNG液态出站价格的一路下跌。据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交易数据显示,5月14日,华北地区唐山LNG接收站出站价格已低至2700元/吨(折算约为1.86元/立方米),比起4月底的价格已下降10%。以河北地区的天然气基准门站价上浮6%(约1.95元/立方米)的数据对比,液态天然气的价格已低于管道天然气。这也导致现在市场对LNG的需求骤增。

天然气终端工业用户普遍新上LNG气化设备,实行双气源供气,同时部分城市燃气也采购LNG气化进入管网,根据LNG价格波动情况平衡供气成本。低价LNG正在快速蚕食管道天然气的传统用户市场,管道天然气销售压力继续增加。

最早液化天然气是作为管道天然气的有效补充,在平和国内陆上天然气和海外进口管道气资源及调峰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近些年,随着国际贸易的发展和国内天然气市场需求的快速增长,我国LNG的进口量不断增大,2017年开始已超过管道气的进口量,成为国内天然气资源供应的主力军。作为市场化程度比较成熟的商品,LNG的价格与国际市场能源价格联动。其中长协价格与国际油价挂钩,一般变化幅度相对较小;现货则与短期内的供需形势有关,价格随行就市,变化幅度相对较大。

按照现行政策,液化天然气气源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进入长输管道混合输送并一起销售的,执行统一门站价格;进入长输管道混合输送但单独销售的,气源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由于LNG气化后进入管道后一般按管道气类型销售,价格执行基准门站价,因此供应企业在LNG成本价格高于基准门站价时形成价格倒挂。当LNG成本价格低于基准门站价时,供应企业采购和销售的积极性大增,近期LNG进口量增幅明显也是基于此。

自一月份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全国及全球的天然气需求增速大幅放缓,需求的下降带来的现货LNG价格的暴跌,促使国内LNG进口企业在平衡管道天然气进口及LNG长协进口量的同时,纷纷提高了现货LNG的进口量。根据统计数据,4月全国LNG进口量前三名分别是中石化天津LNG、中海油大鹏LNG和中石化董家口LNG,三站合计进口量超全国总量的1/3。可以看出,作为国内最大管道天然气供应商的中石油在全国LNG进口量方面占比有所下降,这也反映出现货进口LNG对管道天然气市场的明显影响。

2020年随着LNG进口价格进一步降低,LNG与管道气的冲击冲突将会进一步加剧。5月14日,环渤海湾四大LNG接收站液态总出货量1226车,约2.5万吨,达到历史之最。目前,三桶油在LNG液态市场的价格竞争进入白热化,未来接收站槽批仍将继续增加。如果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继续恶化或经济复苏的步伐变慢,现货LNG价格是否也会像美国一样出现负值,到那时管道天然气该如何应对呢?

1982
154